021-60626380

联系我们
上海博域教育




公司电话 :

86-21-60626380

公司手机:

86-18616816281

公司微信:


GlobalViews


公司邮箱:


michaelxi@usahs.com


公司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号 国金中心二期36楼



                   GlobalViews

                博 域 教 育】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资讯
美国高中“历史课”存废之争
来源:admin  分享:
0


近日,美国俄克拉何马州众议院普通教育委员会通过编号为HB 1380的法案,要求该州教育委员会在2015—2016学年开始之前另行设计中学“美国历史”课程,以取代2012年更新的高中借读课程(Advanced Placement)“美国历史”科目(APUSH),在美国大学理事会将“美国历史”科目课程框架改回旧版本之前禁止州财政为其提供经费,并规定了该州中学“美国历史”课程应该包含的内容。


       取消历史课等于自损“元气”

  俄克拉何马州众议院普通教育委员会认为,一方面,“美国历史”科目与《共同核心州立标准》的性质相似,即强行各州实行全国统一的课程标准,而俄克拉何马州已于2014年立法否决实行《共同核心州立标准》,因此“美国历史”科目有可能违反该州法律;另一方面,“美国历史”科目宣扬了美国历史中的不光彩一面,却没有提及美国例外主义。在该委员会看来,“美国历史”科目甚至对“公共安宁、健康和安全”构成“紧急”威胁;起草HB1380法案的俄克拉何马州众议院共和党代表丹·费舍尔(Dan Fisher)说,“‘美国历史’科目新框架的重点不是放在美国的立国原则上,而是放在对性别和种族压迫、阶级、族群、边缘人群的生活的详细分析上,这样的教学将美国描述为压迫者和剥削者。”

  费舍尔等人的观点引发了众多俄克拉何马州居民的不满。塔尔萨县詹克斯高中的一名学生莫因·纳迪姆(Moin Nadeem)在线发起了一项请愿,呼吁州立法机构阻止该法案成为法律,目前已有超过3万人在请愿书上签字。纳迪姆告诉媒体,他的姐姐基本上是凭借优异的高中借读课程学分直接入读本科二年级的,可以说,借读课程能够“改变你的人生”,他自己也正在努力修借读学分,希望今后考入麻省理工学院;一旦HB1380法案形成法律,那么许多像他这样的学生在申请大学时将处于劣势,更糟糕的是,这可能在全国范围内激起一股取消借读课程的浪潮。纳迪姆说,他和父母共同商议选择的“美国历史”科目虽然难度大但非常值得,在高中阶段选修大学水平的课程、为实现理想刻苦学习不应该被质疑,他从未想到本州政治人士会因为不赞成“美国历史”科目的内容而剥夺学生修习这门课的权利。

2014年9月25日,美国丹佛中学生集体罢课 脱衣抗议政府“洗脑”课


  批判思维是“历史课”的永恒旋律

  事实上,这并不是“美国历史”科目课程更新后首次引起争议。2012年10月,美国大学理事会公布了新的“美国历史”科目教学和测试框架,强调教授历史主题与趋势,而非具体的事件和数字,并给予教师更多的自主性。自2014—2015学年起,新框架正式启用。

  除了俄克拉何马州和得克萨斯州,北卡罗莱纳州、南卡罗来纳州、科罗拉多州的立法机构中也出现了较强烈质疑“美国历史”科目新框架的声音,这使不少从事历史教学和研究的人感到担忧。塔尔萨县布克·华盛顿高中“美国历史”科目教师珍妮特·托马斯(Janet Thomas)称,支持HB 1380法案的人没有正确理解新的课程框架,新的“美国历史”科目考试对分析和批判性思维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不是仅仅考察对事实和日期的记忆,这使学生有机会比较历史上不同时期的状况,批判性地思考为什么某些事情会发生。

  美国历史学会执行主任詹姆斯·格罗斯曼(James Grossman)表示,恰当地研究本国历史对于美国公民身份构建无疑具有关键意义,但问题是如何定义“恰当”?“美国历史”科目的目的是引导学生像历史学家那样思考,仔细审视自己所学的东西,包括特定事件发生的背景,将某些重要历史人物(如美国开国元勋)置于其所处的文化背景之下考察更有助于解读其杰出之处和一些令人困惑的做法;而且,在教学中回避美国历史的不完美也是不可行的——很难想象选修“美国历史”科目的学生会不了解美国历史上的种族隔离、歧视以及延续至今的不同族群间的紧张关系(例如去年轰动一时的弗格森事件)。

美媒:历史课要不要爱国?美国高中生上街争论


  历史课重在客观分析

  2014年9月,针对得克萨斯州教育委员会对“美国历史”科目的批评,格罗斯曼在《纽约时报》发表专栏文章称,意见相左不是坏事,但是学习历史意味着对过往中值得赞扬和令人不安的部分都展开探讨,“驾驭爱国精神与历史思维之间、恭敬的尊崇与批判性参与之间的矛盾是一项格外困难的任务,‘我们合众国人民’(We the People)之组成的显著转变使这项任务越发复杂;‘我们的’过去比我们曾经认为的更加多样化,无论我们喜欢不喜欢”。

  耶鲁大学历史系教授大卫·布莱特(David Blight)说,美国人希望自己是一个高尚民族的后代,但是历史学的任务不是令人们对自己、对其文化感到满意。诚然,教历史需要讲戏剧性的故事,但也应对过去进行阐释和分析。举例来说,要讲“9·11”事件,就不能不讨论在此之前发生的多次恐怖主义袭击、袭击的实施者以及“9·11”事件对中东地区的长期影响。俄克拉何马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本·凯珀尔(Ben Keppel)明确表示支持“美国历史”科目新框架。凯珀尔说,阅读过新框架内容后,他没有感到其中存在政治倾向,然而他担心的是,包括自己在内的历史学家的意见不足以撼动“美国历史”科目的反对者;这场争论的根本在于双方对历史是什么、应该如何讲授历史所持的看法差异巨大。过去半个世纪里,美国社会就谁属于这里、谁的劳动创造了这个国家以及付出了怎样的社会代价等基本问题的讨论没有一致的答案,而新的“美国历史”科目课程框架承认这些分歧在本质上就是历史的真正构成。凯珀尔强调,历史是一个有生命力的过程,不是一种要去记诵的“东西”;“美国历史”科目旨在教给学生对不同证据、不同视角作批判性思考,如果没有这种丰富性,学生学到的就不是智慧的历史。

 

更多留学美国高中资讯,尽在“GlobalViews”微信公众号


首页
学校检索
寄宿家庭
合作伙伴
Globalviews 博域教育

联系方式:021-60626380

                 18616816281

相关推荐: 美国私立中学 美国高中 美国中学留学

博域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usah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GLOBALViews为上海德师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所有 沪ICP备11020802号-2